【萃英大先生】外國語言文學教育家水天同


【來源:1 | 發佈日期:2019-11-21 】     【選擇字號:

 

      水天同(1909—1988),甘肅省蘭州市人,國內知名的莎學專家、翻譯學家和教育家。

 

      水天同先生的學生們提起他來,很少用“教授”這個頭銜,因為他們覺得“教授”只是一個乾巴巴的職稱,一點感情色彩都沒有。在我國的傳統習慣中“先生”是對長輩或有學問的人的尊稱,所以只要提起水先生來,學生們多半都要使用“先生”。學生們之所以有這樣的習慣,與水先生其人的教學與品質有密切的關係。

 

      水天同自1929年開始在美、德、法等國輾轉留學。回國以後,先後在中國基本英語學會、雲南英專等地任教工作,培養出不少高質量的學生,還培養了大批翻譯者,這些翻譯人員多數都參加了著名的“駝峰航線”,為殲滅敵機做出了重要貢獻。1947年,水先生應著名教育家辛樹幟的邀請,來到自己的故鄉蘭州。用水先生自己的話來說“多蒙蘭大校長辛樹幟優待,聘我為蘭大教授,後來又蒙他慨允續聘英國文化協會幫助雲南英專的兩位英國女教師Mrs. Pearson和Miss Harris為蘭大教師。我和蘭大原有的教師,經校方同意辦起了蘭大英語系。”

 

      水先生對學生素質的要求十分嚴格。從招生、出題、閱卷、錄取,他都是親自動手,一直到上課和課餘檢查學生的筆記等等,都一絲不苟,也絕對不會給任何人留有情面。用王立禮教授的話來說:我們的作業和考試,他從不給5分。據說,他曾宣稱,“我不給學生5分,誰在我手裡得5分,那就不用上我的課了。”水先生還要求學生用英文寫日記:“日記的長短不具,只要堅持不斷地記下去就行;實在沒有可記的內容時,也可以將你認為課文中或其他讀物中寫的好的英語句子抄寫幾個也行。我只檢查看你們記了沒有,可不能替你們修改。修改是你們自己的事情,可要等到三個月之後,自己才動手修改。”

 

      水先生的嚴格同樣也體現在他自己的執教上。據其學生回憶,水先生從來都不馬虎,每次上課都穿戴得整整齊齊。學生事先將座椅擺放在講桌後面,讓先生坐下來講課,但先生走進教室之後,卻將座椅搬到一旁,站在講臺的旁邊講課。這是他一貫的習慣。“先生很少在黑板上書寫,大凡遇到專有名稱時,才書寫到黑板的兩頭,這隨著先生所站的位置而定。字體大多是英語的大寫正體,清秀悅目,先生從來不寫手寫體的花體字。”水先生的學生張舒平這樣回憶道。

 

      水先生雖然嚴厲,但對學生的成長充滿關懷,給學生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據張舒平教授回憶:“1951年夏季某日,天氣悶熱,我和王宓坐在教室里等先生來講課。講課開始沒有多久我略微有點打盹時,被先生看到了。他對王宓說:‘王宓,去我家裡拿一個枕頭來,我看張舒平好像是瞌睡了。’王宓和我立馬站起身來,沒敢說話,我羞得也不敢抬起頭來。看見王宓並沒有反應,先生又重覆了一次讓王宓去取枕頭的這句話。王宓低著頭,還是沒有行動,先生接著問我們的課餘愛好。這時王宓急忙說了聲‘張舒平會拉小提琴。’先生聽了以後顯出有點兒感興趣的樣子說:‘好啊!張舒平,拿你的小提琴來拉拉,讓我們聽聽。’我沒有敢動,先生又重覆說了一遍。我只得慢慢地走出教室,回宿捨去取琴。好在宿舍就在近旁不遠的地方。大家可以想象得到,只學著拉了二十多天的小提琴音階,能拉出悅耳的聲音嗎?我在水先生面前拉了一兩分鐘之後,水先生接著說:不錯,不錯,就這樣拉吧。功到自然成!然後就讓我們下課了,說下一次繼續上課。我本來心驚肉跳地準備挨水先生的一頓嚴厲的批評的,或者像在中學時那樣,讓教導主任用竹片做的戒尺狠狠地打手掌的,結果卻沒有。這時我心頭的一塊大石頭總算落地了,遂長長地舒了一口氣。對學生如此體貼、如此關懷的事情,我還是第一次遇到。”

 

      然而,反右派鬥爭和文化大革命給水先生帶來無盡的磨難。先生無兒無女,與水夫人相依為命。被冤屈為右派之後,水夫人因紅衛兵的野蠻抄家、無窮無盡的折磨侮辱,精神上受到了極大的刺激,再加上對水先生安危的擔心,過早地離開了人世。妻子死後,孑然一身、孤苦伶仃的水先生被強迫打掃廁所。水先生在被劃為右派分子之前,在《漢英大辭典》編寫組擔任漢譯英的主要工作。在先生被劃為右派分子之後,就被髮配到湖北山區去勞動改造。右派的帽子被摘除之後,水先生又回到《漢英大辭典》編寫組,但到編寫組之後,竟無人主動走過來向先生打一聲禮節性的招呼。正如先生自己所說:“當過五年右派之後,‘摘帽右派’餘臭猶存,在組裡說話,稍一不慎,就受到或隱或顯的非難。”一位學貫中西、才華橫溢的學者無法實現為國家培育高層次人才的宏願。

 

      先生於1979年帶著後續的妻子又回到故鄉蘭州大學外語系來。在這兒,鄉情、親情、師生之情依舊,先生始終不變初心,在這兒成立了莎土比亞教研室,為國家培養莎士比亞碩士研究生,實現了多年以來先生夢寐以求的一點願望。

 

      如今,斯人已逝,但其秉持的嚴謹學風與端正持姿卻在一代代蘭大人當中流傳了下來。水先生將一生投報給了祖國的文教事業,如今桃李已成熟,芬芳遍天下。

 

      (轉自《萃英大先生》)

copyright © 2015 1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甘肅省蘭州市城關區東崗西路199號 郵編:730000
聯繫電話:0931-8912270 傳真:0931—8912270